【连载】揭秘96公牛(1):换战术?MJ拯救三角进攻

  • 时间:
  • 浏览:63

  季后赛输球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有记者曾把这个问题抛给湖人传奇控卫约翰逊。“很受伤!”魔术师直言不讳的给出了答案。如果把NBA当作一个交流过往经历和感受的平台,对“很受伤”这个词最有共鸣的莫过于95年季后赛2-4输给魔术的那支公牛。

  原因有太多。首先它无情地浇灭了乔丹复出给芝加哥人带来的巨大喜悦;毕竟空中飞人曾率领公牛在1991-1993连续三年夺得总冠军,此后突然退役加盟MLB,1995年同样毫无防备的在常规赛中途宣布回归,这不仅给球队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也让舆论界对于这支重新拥有乔丹的公牛期望值大增。人们理所当然地相信奇迹将再度上演,公牛已将总冠军提前预定——尽管乔丹已经离开这项运动长达近两年,重回NBA后也只打了17场。

  当然,复出后的乔丹确实在赛季一开始就表现出了极强的攻击力,但让人印象更深的,还是他季后赛对抗魔术在关键时刻的力不从心——G1终场前13秒直接葬送比赛的那次致命失误,堪称乔丹职业生涯的耻辱之作;此后他在G6重蹈覆辙,多次进攻失误导致公牛在领先8分的情况下被翻盘,最终以总比分2-4被魔术淘汰出局。

  其次,导致95公牛折戟的头号“刽子手”霍勒斯·格兰特,不仅是公牛第一个三连冠时期的主要成员,也是队中第三号得分手。格兰特在公牛时就与乔丹偶有摩擦,1994年他在合同结束后作为自由球员加盟魔术,成为奥尼尔和哈达威的得力助手、主力大前锋。而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却成了公牛主帅菲尔·杰克逊部署备战计划的漏网之鱼。

  按照禅师的备战计划,公牛派出双人重点盯防奥尼尔,而选择无视格兰特,这本是一个合理的战术——魔术的其他首发队员都是三分球好手,即便格兰特有机会出手也只是两分球。

  不料事与愿违:始终感觉自己被公牛低估的格兰特,把对旧主的一腔怨火发泄在了系列赛里。对于禅师的安排他似乎早有预感,巧妙抓住了公牛薄弱的内线防守和缺少篮板保护的阵容短板,配合队友调整战术,帮助这支年轻的魔术队在客场闯关成功。落败的公牛队员只能在家门口眼睁睁的看着格兰特被魔术众将扛起来抛向空中,肆意庆祝着胜利。

  公牛老板杰里·雷恩斯多夫在场边直击了这刺眼的一幕,他只是点头挥手向格兰特表示祝贺,并没有走上前去。“我知道他一定在想‘总算出了口恶气!’”

  以上这些季后赛失利所带来的创伤,远不及公牛教练组的心理阴影面积——对阵魔术之前,全组上下悉心钻研了各种季后赛录像带,得出的结论都是公牛稳操胜券,甚至有望横扫对手。

  “这六场球我们都有取胜的机会,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我们总是离胜利一步之遥,在比赛最后时刻犯错”,助教吉姆·克莱蒙斯回想起来也深感无奈,“好的球队就像一个完整的句号,而那些渴望变好的球队,像是悬而未决的分号,离圆满还有一段距离。”而这支季后赛出局的公牛也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属于后者。

  “输球后的第二天,我们就开始为下个赛季做准备了。” 雷恩斯多夫说。此时此刻,对于公牛而言唯一可以接受的目标就是:拿下第四个总冠军。而实现这个目标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重新确立芝加哥的主场优势,这也是很多年前全队上下达成的共识。

  被誉为“麦迪逊疯人院”的芝加哥室内体育场,有着全联盟最为轰动的加油声和雷鸣般的音响效果,多少支前来做客的球队都曾拜倒在它的威力之下。随着1994年8月联合中心球馆落成,原先的体育场被拆毁用作停车场。94-95赛季伊始,联合中心球馆一度被视作2.0版的“麦迪逊疯人院”而受到球迷的拥簇。然而也正是在这里,公牛两次在季后赛负于魔术,给这座新球馆蒙上了一层不祥之地的阴影。因此,如何在新赛季尽快摆脱阴影,重建主场优势,成为球队高层关注的重点。

  94-95赛季结束后,芝加哥的体育类电视广播节目充斥着对公牛的质疑,并呼吁球队做出改变,尤其是摒弃由元老级助教泰克斯·温特创建的三角进攻战术。公牛辉煌的三连冠证明了这一战术体系的强大,然而如今连这位73岁的三角祖师爷都开始对自己的首创提出了质疑。

  在与温特并肩作战的岁月里,乔丹从未向他提过自己对于这套进攻体系的想法。随着球队季后赛失利,温特开始意识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多次催促禅师与乔丹深入探讨三角进攻战术。

  “泰克斯表现得很冲动,他说‘你快帮我去问问乔丹,是否有必要改变这套进攻体系,下个赛季还有没有必要继续用下去?’”禅师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于是我就去问了,乔丹的回答是:‘三角进攻是全队的灵魂,是适用于我们的战术,每个人都应当奉为圭臬,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出路在哪儿。’”

  比起三角进攻,还有一些人更加关注乔丹的状态。显而易见的是,乔丹作为赛场绝对核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也意味着公牛的运气开始下滑,队内甚至还传出乔丹将再次退役的言论。那年夏天,向来极少插手劳资纠纷的乔丹率领一票巨星在劳资谈判中密谋解散球员工会,更是将退役传闻推向高潮。就连向来对球员权益十分尊重的公牛老板雷恩斯多夫,也对乔丹这种“带头起义”的高调举动感到吃惊。

  “他不应该冲在最前面,”在雷恩斯多夫看来,此举不仅有损乔丹在球迷心目中的形象,也不利于其长远的职业发展,“这种事情本可以随便找个人带头,自己没必要出面。”

  这轮劳资激战最终不了了之,即便强势如迈克尔·乔丹也未能成功动摇球员工会的根基。然而令雷恩斯多夫意外的是,乔丹的人气并没有因为这场闹剧而下降,“迈克尔实在太受欢迎了,这种形象是坚不可摧的,好像不管他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

  尽管外界对队伍前途的质疑甚嚣尘上,公牛的教练团队显得异常平静,依然对未来抱着乐观的态度。随着年轻的魔术队成为东部的新科霸主,公牛新赛季若想再夺总冠军,必须重建队伍以实现与魔术相匹配的阵容。而重建的头等大事,就是补强大前锋,盘活内线进攻,以及寻找更强大的后卫来对抗哈达威、尼克·安德森和布莱恩·肖这一铁三角。

  有了这个目标,公牛首先在95年的扩张选秀中交易了在球迷中人气颇高的B.J.阿姆斯特朗——作为球队的先发控球后卫,他是公牛队缔造三冠王朝的重要拼图。多伦多猛龙队在扩张选秀中第一个挑走了B.J.阿姆斯特朗,随后又将他交易到了金州勇士。

  事实上,公牛教练组早就物色好了B.J.阿姆斯特朗的替代人选:前全明星控卫罗恩·哈珀。早在一年前公牛副总裁杰里·克劳斯就将他签了下来,用以弥补乔丹退役留下的后场空缺。

  以高校球星身份出道的罗恩·哈珀1986年选秀大会第一轮第八顺位被克里夫兰骑士队选中,此后饱受膝伤困扰,很长一段时间处于低谷,不过在公牛内部看来,他仍是可塑之才。“之所以签下哈珀,是因为我们感觉他如果能恢复到正常状态,还是一个很适合公牛打法的球员,特别是身体条件这方面。” 泰克斯·温特说。

  然而,哈珀在初到公牛的94-95赛季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状态,特别是与三角进攻体系显得格格不入,就在他与球队磨合渐入佳境之时,乔丹的回归又夺走了本该属于他的上场时间,令哈珀再次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我甚至想过自杀,”哈珀回忆起这段往事,毫不讳言地将其称作九年职业生涯的最低谷,“其实那个赛季不好过的也不止我一人,但熬过了那一年,我们都成长了。”哈珀指的当然是皮蓬——整个95赛季他花费了大量时间与公牛的管理层争执辩论。

  整整一个赛季的卧薪尝胆磨练了哈珀的心智,也让他有了为自己正名的动力。输给魔术之后,禅师开始意识到哈珀的重要性,并告诉了他这一点,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哈珀自身的状态能否回归。

  “菲尔告诉哈珀,我们当然希望他成为球队的重要成员,但首先你要找回场上的状态。” 泰克斯·温特说,“这对当时的哈珀无疑是个强大的激励,因为他一直在准备着重新上场。”

  乔丹也面临着与哈珀同样的问题:打磨日渐生疏的手感、找回消失已久的巅峰状态,以及重新调整心态。而那一年夏天,乔丹还要在好莱坞参演由华纳兄弟拍摄的《空中大灌篮》。

  如果换作其他人和其他团队,教练组恐怕早就对这种影响训练强度的拍摄档期有了异议。但公牛对此却并不担心。“我们相信迈克尔会处理好这些事情。”

  季后赛输球的梦魇对于乔丹的自信心确实是个沉重的打击,许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将公牛的命运扛在自己肩上,习惯了将队伍最光鲜亮丽的一面展示在世人面前。

  “我能理解这种创伤对他的影响有多大,输掉第一场系列赛后,我抱住迈克尔,告诉他‘你带领队伍赢了那么多场球,我从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情况,可不管怎样,你永远是我们的一分子。’”那个难熬的夏天行将结束之时,禅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这样一段话,并表达了对爱徒的信心,“我相信迈克尔并非常人,球员上了年纪在所难免,可他依然是那个迈克尔·乔丹,我相信他新赛季会再度上演传奇,我可以跟你们打赌。”

  谈到新赛季的出场时间,菲尔·杰克逊表示乔丹要求控制在33-35分钟,“他职业生涯大多数情况下都能保证38-40分钟的出场,但考虑到年龄问题,这个缩减是可以接受的。迈克尔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对现实问题从来都考虑得很清楚,正因为这样他能够包容各种各样的批评和指责,并将其转化成前进的动力,这也是他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于是1995年的那个夏天,对新赛季目标再清楚不过的乔丹拼了命的练球,就连拍电影的时候也要求片商准备临时球场,方便他在拍摄间隙见缝插针的训练——通常上午8点到中午拍摄电影,午饭后90分钟举重训练,拍摄到晚7点后开始有球训练。那段时间里,这个临时篮球场甚至经常会有NBA球员造访,与乔丹一同训练。活塞球员格兰特·希尔就是其中之一。“与迈克尔同场训练的感觉棒极了,你会学到很多东西,知道飞人原来是这样努力训练的!”

  再说回公牛,队伍面临的当务之急,远不止乔丹个人重回巅峰这么简单。

  95赛季打入季后赛时,总经理杰里·克劳斯就曾指出,队伍在前场进攻缺少夺冠所必备的“龌龊手段”。要知道公牛在三连冠时代仰仗的中锋比尔·卡特莱特可是残暴防守的蓝本——不少球员都曾吃过他肘击的苦头。

  随着比尔·卡特莱特的退休,公牛在中锋的位置上主要依靠维尔·佩尔多、卢克·朗利以及比尔·温宁顿的组合,媒体称其为“三大怪兽”。然而就理想情况来看,公牛在95-96赛季确实需要一个与魔术相匹配的顶级中锋,只不过无人可以胜任。“这种体格庞大健壮的中锋在联盟比较稀缺,”禅师回忆说,“他们对球队有着非凡的意义,一时间很难找到合适的人选。”

  在这种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三人组合中身体条件较为出众的卢克·朗利成为头号候选。受困于应力性骨折,卢克·朗利在95赛季缺席了大半个常规赛,季后赛伤愈复出表现依然低迷,特别是在同魔术的第六场系列赛里,他在最后时刻无人防守的情况下将球扣飞,掐灭了公牛最后一丝晋级的希望。

  即便如此,赛季结束后公牛教练组还是考虑与这位26岁的“罪人”续约。菲尔·杰克逊在评价球员时对卢克·朗利持极为肯定的态度:“这个孩子天赋很好,已经与队伍有了很好的化学反应,在场上无所畏惧,对比赛对胜利有着一种强烈的渴望,但并不是那种暴脾气的球员。很多人认为我们需要一名防守凶残的中锋,我觉得在其他位置上比如大前锋或许确实需要这样的球员,但我们在防守端已经有乔丹和皮蓬了。”

  在禅师看来,新鲜血液的注入意味着让球队变得更有活力,恢复到最为鼎盛的状态,而并非变成“不择手段的地痞”。

  就这样,公牛教练组的新赛季一揽子计划里,既有乔丹率队四夺总冠军的承诺,也有皮蓬、朗利、托尼·库科奇的日臻成熟,以及罗恩·哈珀的强势回归,一切似乎都已准备妥当,除了最关键的一点——

  “我们还需要一个篮板高手。” 助理教练吉姆·克莱蒙斯说。

  他不仅要给眼下这套阵容添点儿刺激因子,还要玩转防守以提升全队进攻效率,并在兵荒马乱的危急关头抢到篮板。这样一个球员,数遍全联盟恐怕也是凤毛麟角。然而总经理杰里·克劳斯已经有了目标人选。(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